王明道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三封信

亲爱的青年基督徒们,我以前曾劝戒你们防备情欲和金钱的试探,今日我再告诉你们青年基督徒所应当防备的另一样大的试探,这种试探就是名誉。我说这话也许要引起你们的惊异。你们要对我说:「名誉不是好东西么?西谚不是说『名誉为人生之第二生命』么?不是说『无名誉之人犹劣于死』么?我国的圣人不也曾说『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么?一个人如果不要名誉,岂不成了一个卑鄙没有人格的人了么?你怎么说名誉是一种试探呢?」

我现在要回答你们的这些问题。名誉不是坏东西,正如金钱不是坏东西一样。如果一个人因为他在信仰、德行、学识、事工方面有所成就,有所建树,因而得着好名誉,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尊敬的事。但如果一个人存了求名誉的心去生活、去服务,不但他的存心已经错误,而且因着他这种存心,他要陷在许多的罪恶中,正如一个人为贪财而陷入许多罪恶中一样。

当我们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是属神的人,我们一切的思想意志都必须以神的旨意为准则,都必须存神要我们存的心。我们必须舍弃一切世人所看为好的,只追求神所看为好的。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生活在世上最大的任务就是「遵行神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并不是孜孜求利,也不是汲汲求名。世上的人不认识神,他们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轨道,而且他们生活在世界上根本也没有倚靠,没有指望。因此他们一定要求得一些暂时的满足。那些庸庸碌碌的人们便去设法发财,好借着大量的金钱去享受、去宴乐、去吃喝穿戴、去嬉戏游玩。少数比较有思想的人感觉到这些东西不值得追求,也不能使人得着满足,因此他们便走上求名誉的道路。他们知道他们迟早要死,他们对于将来没有一点盼望。他们不甘心让自己这几十年的岁月白白过去。因此他们想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立下一些功业,得着一些名誉,好使他们在死去以后还受许多人的称赞誉扬。就是这种心理使晋朝的桓温抚着枕头叹息着说:「既不能流芳百世,还不能遗臭万年么?」就是这种心理使许多人作了小官还想作大官,作了大官还想作帝王。就是这种心理使许多人穷兵黩武,杀人如麻,希望在千万人的骨头枯干了以后,自己得着「大将」的威名。就是这种心理使世上极少数狡诈能干的人得了大名,大多数庸庸碌碌的人们却遭了灾祸。我们不恨这些人,也不咒骂他们。我们只觉得他们可怜得很。

从另外一方面说,求名誉的心理也能帮助人作好人,帮助人追求「立德」、「立功」、「立言」。帮助人作君子,作圣贤,帮助人黾勉前进,帮助人敦品励行。基督徒已经有了新的生命,这个使命使他愿意学好,使他渴慕上进,在这种情形中,他再不可存求名誉的心。如果他存这样的心,他将要因此远离神,因此陷入魔鬼的网罗,因此犯许多罪恶。一个人存了求名誉的心,便很容易因此说谎欺骗,因此嫉贤妒能,因此损人利己,因此骄傲自夸。

一个圣徒存了求名誉的心,不但能犯以上所说的这些罪,他还能因此欺骗神,背叛神,甚至能因此出卖他的主,不是为三十块银钱,乃是为他自己的尊荣名誉。一个人怎样因为贪财能犯许多的罪,他因为求名也照样能犯许多的罪。一般信徒只知道贪财是万恶的根,却不知道求名也是照样的危险。许多人因为贪财,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另外还有许多人因为求名,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贪夫徇财,烈士徇名」。名与利这两样东西害人并没有多大的分别。求名的人与求利的人也不能分什么高低。

天资比较高、思想比较深的青年人不很容易受金钱的诱惑,但名誉在他们身上却有极大的诱惑力。他们在没有信主的时候就爱名誉,他们在信了主以后还极容易在这件事上受试探。一个素日怀抱大志的青年基督徒舍弃爱名誉的心,实在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就是他在一个时期中能舍弃这种意念,但不久他还要在这件事上再受到试探。也有些基督徒舍弃了世界中的名誉,却转而求灵界的名誉。譬如说,一个青年基督徒在未信主以前,渴想作一个大政治家,或一个大军事家,及至他信主以后,抛弃了自己要作大政治家或大军事家的野心,可是他却另外换了一种野心,想要作大布道家。他不再想在世界中求名誉,他却一心想在教会中求名誉。有些人也许以为这种野心是好的,但在神的眼中看,这种想作大布道家的野心与那种想作大政治家或大军事家的野心并没有多少分别,因为这二者都不是求神的荣耀,乃是求自己的荣耀。

一个基督徒有了这种求名誉的心,神必须对付他,熬炼他,使他把这种心志弃掉得干净,然后才能使用他。教会的领袖若是明白神的心意,看见这种求名的基督徒,不但不当满足他们的欲望,而且应当教导他们,挫折他们,帮助他们快些离弃这种求名的心,好使他们能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

不幸大多数的教会领袖们所作的正是与这个相反。他们竟利用信徒们喜爱虚荣的心,鼓励他们传道、捐钱、为教会效力。譬如说有一个富足的信徒奉献了一笔巨款,教会的领袖便竭力的为他宣传,一方面使他更多出钱,另一方面借此鼓励别人也出钱。结果是什么呢?这个教会的库中所收入的钱财增加,信徒们求名誉爱虚荣的心也随着增加。教会在形势上是发达进步,信徒们在灵性上却是堕落失败。

再譬如说有一个声势赫赫,好大喜功的人,悔改信了主,他在为福音大发热心的时候,里面却存了几分好名求荣的思想,教会的领袖便多多给他工作,竭力抬举他,推崇他。他们的心意并不是要使他在神面前成为合用的器皿,乃是要借此利用他,拉拢他,使他多给教会帮忙,多为教会捐钱使他不离开教会。结果是什么呢?最先是那个人受了损害,以后全教会也要受到他的连累。这种教会的领袖真把人害得好苦!基督徒遇见这种教会的领袖,加入了他们所照顾的教会,真是一件不幸的事!

不但初得救的信徒会陷入这种试探,就是极老练的信徒也是一样。就连神忠实的仆人们若不谨慎儆醒,也会因此受致命的创伤。我们清楚知道一些被神使用的人,在起始事奉神的时候,没有地位,没有尊荣,他们向神十分忠诚。他们去作神吩咐他们作的一切事,他们去说神吩咐他们说的一切话。他们不顾自己的利害,也不计别人的毁誉。

但过了多年以后,他们的声誉鹊起,他们得着许多圣徒的尊敬爱戴,同时也受到许多恶人的攻击反对。他们在不儆醒的时候,受了撒但的迷惑。他们一方面想保全已经得着的美名,一方面想消弥别人所加给他们的恶名。因此他们便开始学习圆滑。他们把那些惹人反对的行动转变过来,把那些使人不喜欢的话语从他们所传的信息里去掉。他们不再公开的宣布他们的信仰,也不再彻底的表明他们的主张了。他们到什么人中间,便说什么人喜欢听的话语。他们拉拢各方面的人物,也与各种不同的人作朋友。他们不再斥责罪恶,也不再反对一切悖逆神的事。他们与撒但讲和,他们对世界妥协。世人称赞他们宽大,神的仇敌钦佩他们的慈爱,魔鬼颁给他们荣誉的奖章。他们不但被信徒称为「天国的伟人」,他们也被世人尊为「社会的领导者」。但是他们却因此受了一种不可弥补的大损失──在神面前被弃绝、遭咒诅。在近年的教会中我们已经听见看见好些这样的人了。在这里我们看见情欲和金钱怎样成了魔鬼攻击基督徒的利器,名誉也照样成了他手中最得力的一种军械。我们应当怎样谨慎自己阿!

亲爱的青年基督徒们,你们若希望在神的手中作祂最合用的器皿,在基督的麾下作得胜的精兵,必须把你们里面好高骛远,想作大人物,想成大事业的野心去掉。这并不是说我们要自暴自弃,也不是说我们应当苟且偷安。我们决不应当那样。我们应当黾勉前进。我们应当奋发淬励。我们应当殷殷尽忠。我们应当无可指责。但我们却不可存着好大喜功的心,更不可想得人的称赞誉扬。我们要在神的手中成为尊贵的器皿以前,必须把我们里面那一切可憎的东西丢弃得干干净净。求虚荣、爱名誉、好大喜功的心理,就是这些可憎的东西里面的一样。最可惜的是我们许多时候不承认这是可憎的事,甚至认为这是我们里面的好东西。感谢神,祂为爱我们的缘故,便把我们放在我们所不愿意处的环境里,使我们遇见我们所不喜爱的人,又使我们去作我们所不甘心作的事,为要借着这些除掉我们里面所有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当我们受神对付的时候,真是痛苦到了极点,但及至我们学完了这宝贵的功课以后,我们便知道它是怎样有用了。

写到这里,我乐意对你们述说一点我个人的经验。当我作小学生的时候,我的师长夸赞我,说我是一个天资聪敏、前途远大的少年,从那时候起我便自命不凡。在我十四岁那年神拯救了我,改变了我。不久我竟立志要作大政治家,因为我那时认为世上无论什么职业都不如作政治家那样能得大名。那时候我很服膺桓温所说「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那两句话。而且我还深信「有志者事竟成」那句格言。我把东方和西方十几位大政治家的相片挂在我所住的屋子里的墙上,常常注视着它们。我写了一句格言贴在我的书桌前面说:「作一个伟人」。我自信只要我不早死,我一定可以作一个大政治家。

但几个月以后,我竟在心灵中清楚听见了神的呼声,召我去为祂作传道的工作。我惧怕这种呼声,我抗拒这种选召。我认为若抛弃作大政治家的野心却去传道,这无异下乔木而入幽谷。神继续招呼我,我继续反抗神,一直经过三年多之久,最后我病卧在床,已经失去痊愈的希望,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才向神懊悔。病愈以后又经过两年的挫折,这才从心里顺服,甘心乐意去为神作工。

当我二十岁的夏天,完全抛弃了要作政治家的野心,甘心接受神的付托以后,仍是抱大志愿,想入神学院读书,想出洋受造就,以后好作一个大布道家。不料神却在几个月以后把我关在家中,使我每日作洒扫、烧饭、洗衣、缝补等等的家庭琐事。当我起初作这些事的时候,我心中懊悔,我愤愤不平,我怪罪神待我太残酷。过了些日子,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便高高兴兴的去作这些卑微的事工。

过了三年之久,我竟能很快乐的去作这些事。我把自己的一切野心大志完全抛弃干净。我不但不再抱作大政治家的野心,我也不再存作大布道家的宏愿,我连作一个苦工头目的奢望都没有了。我那时想如果神要我一生就作这些卑微琐碎的家务,我也从心里说「阿们」。那时候我所存的一切野心大志真是丢掉得干干净净。

现在回述一下并没有什么困难,可是那时候却是为这事流过极多的眼泪,经过极剧烈的争战,也作过极大的牺牲。就在经过这种对付以后,神才在我前面开了工作的门。在不多几年以后,各处的工作竟应接不暇。回想那时候如果不经过那种严格的训练,到今日担负起这样重大的责任,作着这样多的事工,若还存着那种爱名誉求尊荣的心思,那该是多么危险的事阿!

这些年来我自己也遭遇过撒但那种狡诈可怕的攻击。他几次把一个意思投在我的心中。他对我说:

「你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教会中被人重视的人物。有许多信徒景仰你、敬爱你、喜欢听你讲道,乐意读你的著作,愿意接受你的指导,希望和你作朋友,这是多么尊荣的事!可惜同时还有许多怙恶不悛的人因为你斥责他们的罪恶,所以恨恶你;有许多不信的人因为你传扬耶稣代死赎罪,从死人中复活,不久还要再来,因而议论你迷信;又因为你攻击教会中的假先知和教会中的黑幕劣迹,所以有许多教会中的领袖反对你;还有不少的人因为你过于认真,不肯通融,不顾情面,所以对你起了反感;这真是美中不足的事。你如果能乖巧一点,不再严厉斥责罪恶,不再多讲一般人不肯置信的那些『救赎、复活、再来』的道理,不再攻击那些假先知和教会中一切背道的事,凡事给人留一点情面,处世待人稍微圆滑一些,遇事略略通融一下,便不会再有多少人反对你和攻击你,说你不好。这样你岂不要得着更多人的好感,你的朋友将要迅速的增多,你的仇敌将要与你和好,那该是多么尊荣啊!」

感谢神,祂保守了我,祂使我看破魔鬼的诡计,祂使我常记得经上的警告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六26)我不愿作假先知。我不敢惹神的震怒。我也深知道人的赞美不如神的嘉奖可贵,人的反对也不如神的咒诅可怕。我不愿为求世上虚浮的名誉而出卖我多年所事奉的主。我愿意向神尽忠到底。我决意仍然大声斥责社会和教会中的罪恶,仍然放胆传扬「主耶稣代人赎罪,而且已经从死人里复活,以后还要再来」的福音,仍然抨击教会中的假先知和一切背道的事。我准备为这个受更多的笑骂、攻击、反对、逼迫。我也深信这不是我的损失,而且正是我极大的利益,因为我深信我的主所应许我的话。祂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五11-12)

因为我自己有过这一切的经验,所以我深明白名誉的诱惑是何等强烈、何等可怕,我也必须把这种危险告诉你们,免得你们陷在里面。

从另一方面说,神也要我们追求那些有美名可称赞的事。经上明明教训我们说:「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腓四8)我们不当求人的称扬夸赞,不当求名誉尊荣,但我们应当思念追求那些有美名,可称赞的事。就如诚实、公义、圣洁、慈爱、勇敢、谦卑、牺牲自己、帮助别人、拒绝罪恶、持守真理。这些事都是有美名的,都是可称赞的,所以我们应当思念这些事,追求这些事。当然这里所说的是在神和属神的人眼中有美名,可称赞,这些事在属魔鬼的人眼中也许看为愚昧可恨。他们因我们有这些好品德也许要毁谤我们。但迟早有一天他们总要因此归荣耀给神。「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前二12)

我们不当追求名誉,但我们的生活却应当圣洁完全,无可指责。我们不当追求名誉,但我们在信和不信的人中间却都应当有好见证、有好名誉。那不是说让一切的人都赞美我们,称颂我们,乃是说他们能证明我们诚实无伪,廉洁不贪,作事忠心,待人公正,生活圣洁,举止光明。我们不能避免不信的人和作恶的人的攻击毁谤,但我们却不可使人在我们身上找出我们的错失来。基督徒不应当故意显露自己,不应当求人的称赞和世界上的虚名,但他们却应当有一种光荣可敬的生活。不可求名誉和虚荣并不是要我们自轻自贱,卑鄙无耻。基督徒决不可失去圣徒的尊严,决不可丧掉圣徒的节操,决不可在人面前失去信用,决不可向人谄媚乞怜,决不可被人指责得面红耳赤,闭口无言,决不可言行卑污,招人轻看。基督徒应当谦卑,却不应当下贱。基督徒不应当求虚荣,却应当有伟大尊贵的人生。

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基督徒的责任是在世界上彰显神、荣耀神、事奉神,这种责任是多么的重呢?基督徒的一生都是为神的使命和托付而生活,到主耶稣在地上建立祂的国的时候,他们还要和祂一同作王直到永远,这条道路是多么远呢?我们既知道我们任重道远,又晓得魔鬼千方百计要借着情欲、金钱、名誉,来引诱我们,陷害我们,我们应当怎样战兢恐惧的谨慎自己,儆醒祈祷,免得入了迷惑呢?

我们若弃掉一切求名誉爱虚荣的心,向神尽忠,神一点不会亏负我们。我们不但要因此蒙神的喜悦嘉奖,我们也要得着许多爱神的人尊重敬爱。将来到了基督得国的时候,我们还要得着那存到永远的荣耀,正如经上的话说:

「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但十二3)。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四17)。

「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一6、7)。

王明道(1900-1991)20世纪中国教会领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州在哪里有家庭教会堂吗基督改革宗浸信会屠弟兄官方网站 » 王明道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三封信

赞 (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