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沛渊: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第二部分 )

吕沛渊 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

吕沛渊

第二部分

若从社会科学来定义,文化是一整合系统,包含信仰、价值道德、风俗习惯、机构制度。然而前文中,作者从圣经启示来看文化的本质,并以“创造、堕落、救赎”三大主题,来说明“文化”与“文化使命”。

何为「福音使命」

神的儿女活在此末世(即主耶稣初来与再来之间),领受了主所颁布的「福音使命(Gospel Mandate)」,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以下从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八至二十节详论「福音使命」:
  一、权柄根据
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罗1:4),得胜一切,在凡事上居首位(西1:18),因为父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超乎万名之上的名,使万有无不屈膝(腓2:9-11),使他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弗1:20-23)。主耶稣是以如此最高权柄颁布了「福音使命」,换言之,「福音使命」是以主自己的至高权柄为根据,因此是每位基督徒的最大异象与最高使命,人生的目的与意义尽都在此。主的权柄保证了「福音使命」的执行实现与最终完成。
  二、命令中心
福音使命的中心就是「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十九至二十节主要子句的主动词是「使……作门徒」,表明福音使命的主要目的是带领万民相信主耶稣,成为跟随主的基督徒。
三、实行方法
附属于主动词的,有三个现在分词「去(going)」、「施洗(baptizing)」、「教训(teaching)」,主导三个分词子句,来表明达成「使作门徒」的方法途径:
1. 「你们要去」
基督徒要主动往外去传福音,不可坐在教堂内等人来。要从本地(耶路撒冷)、同文化地区(犹太全地)、异文化地区(撒玛利亚)、到普世工场(直到地极)作主的见证。教会要全体总动员,成全圣徒各尽其职,装备每位弟兄姊妹起来,到各处传福音领人归主。
 2. 「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传福音领人信主之后,要给他们施洗,使他们归入三位一体真神的名。他们不再属于自己,乃是归入神的名下,不再为自己活,乃是为主而活。
3.「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
受洗后开始基督徒生活。教会要将主耶稣所吩咐的一切话,都教导他们遵行,因为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凡主耶稣所说所吩咐的,都记在圣经里。主耶稣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整本圣经就是神的话(提后3:16-17)。
 4. 「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主告诉我们,现今世界有结束的一天,并保证大使命必定要完成,祂必要再来。对遵行大使命的人,即认真以「去,施洗,教训」来使万民作主门徒的人,主耶稣更应许祂必会一直与他们同在,直到世界末了祂再来之时。
「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的关系
一、五种类型
历世历代以来,基督徒对于「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之间的关系,有许多探讨及意见。参考尼布尔(Richard Niebuhr)在其名著《基督与文化(Christ and Culture)》里的分析,一般学者将历代看法归纳为五种类型:
1. 福音抗拒文化
基本上是采取「否定文化」的立场,强调文化的邪恶面,两极化分「属灵」与「属世」;主张与堕落文化完全分离,拒绝参与文化活动,以脱离世俗污染。例如:早期教会的避世殉道精神,中世纪的修道主义,宗教改革时期的重洗派,直到现代的门诺会与亚米许派(Amish people),华人教会的「地方教会」(或称「聚会所」)运动。
2. 福音结合文化
基本上是采取「肯定文化」的立场,强调文化的主导性;主张福音必须认同当地文化,结合本色文化,全盘吸收与之融合,以脱离外来洋教色彩。例如: 早期教会自康士坦丁后教会与政府结合,中世纪以来的天主教教皇制度,政教合一国教化运动,神学上的本色化运动,唐朝时传入中国的景教。
3. 福音补足文化
基本上是采取「成全文化」的立场,肯定文化的良善面,但是指明其不足,需要福音来补全之。例如:中世纪天主教经院哲学的「恩典成全自然论」,耶稣会利玛窦在中国的传教策略「以耶补儒论」,民国时代的赵紫宸、吴雷川等。
4. 福音妥协文化
基本上是采取「无奈顺应文化」的立场,强调福音是与文化对立有别,但是活于今世不得不妥协顺应之。例如:基督徒顺应民俗活动万圣节(Halloween),总统候选人为选票赞同堕胎同性恋,基督徒政治领袖参与祭孔、献花上香拜佛,商人报假帐送红包。
5. 福音更新文化
基本上是采取「改造文化」的立场,同时强调文化的光明面与黑暗面,认为文化受到罪恶的污染堕落,但仍未失去其价值。福音可用来更新改造文化,重建重整文化,使之以基督为中心,恢复其应有的样式。例如在十二月二五日作为「圣诞节」庆祝基督降生,以取代古罗马异教太阳神的庆典;在十月三十一日庆祝「宗教改革纪念日」来取代万圣节的恶俗活动;以基督教追思礼拜取代民间宗教的祭拜亡魂。此立场为一般福音派的立场。
二、评论
以上这五种类型的区分,常被学者们用来作为讨论「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的理论基础。虽然此「定型分析」有其方便之处,但是这些分析比较仍是停留在表层的现象观察对比,区分识别「福音」与「文化」的外显关系,并未追根究底真正深入处理根本问题。我们必须根据圣经,从救赎历史的进程,弄清「创造」与「救赎」的关系,追本溯源,才能认清「文化」与「福音」之间的关系。这也正是本文在前面讨论的重心。
文化是从创造来看,福音是从救赎来说,弄清楚创造与救赎之间的关系,就明白文化与福音的关连,自然就明了「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的定位与意义。马太福音二十八章的「福音使命」包括了「凡主所吩咐我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换言之,即教导整本圣经的真理。既然旧约并没有废去,乃要在新约里成全,那么旧约教导的「文化使命」,也含括在主耶稣吩咐我们遵行的事之内。所以,我们可结论说:福音使命并未废去文化使命,而福音使命的范围包含了文化使命的领域。福音更新成全文化,任何今世的文化都需要基督十架的救赎,以脱离罪恶的污染辖制。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的目标并无二致,正如救赎与创造是一脉相连。福音将新生命带给活在偶像文化里的罪人,让他们能过新生活,发展合乎真理的文化。福音与文化密不能分,是一体的两面。
尼布尔式「五类型分析」的基本错误,是在前提上将「文化」与「福音」做本质上的区分,将「福音」与「文化」视为两个不同的实体,来探究二者之间的关系。此「福音文化二元论」导致学者们多方讨论其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厚此薄彼,或视为互相抵触,或视为和平共存。回到圣经,明白「创造,堕落,救赎」之后,我们确知「福音与文化的二元划分」是不必要且有害的,是人自己加上的。圣经上说,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救赎既与创造一脉相连,福音与文化既是一体同源,则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并非各自为政的两个使命,乃是同一使命的两层面。如此说来,为了避免误导说基督徒有两个使命,也许「大使命(the Great Commission)」或「基督徒使命(Christian Mandate)」是更好的名称。总而言之,对主基督的教会与信徒来说,「福音与文化」是同一的大使命。

结论
起初,神创造天地万物与人,人按神的形像被造,是神的儿女。祂宣告所造的一切都甚好。祂与人交通团契,祂赐给人「文化使命」,要人参与管理祂所造的世界。祂爱祂所造的万物,不断的护理托住万有。虽然「堕落」败坏了人及文化,但是「救赎」应许立时赐下,人盼望等候「女人的后裔」来到,击败恶者的权势。堕落并未使人完全失去神的形像,也未终止文化使命,但是它使人被罪捆绑奴役,人及其文化都陷罪中,倒行逆施。只有在基督里,人才能蒙救赎,文化才能释放更新。
主耶稣道成肉身,为人死在十架完成救赎,带来救恩。祂以「末后的亚当」身份救赎人类,并成功了「首先的亚当」在「文化使命」上所失败的。人类得赎与「万物复兴」已经开始,从此祂颁布「福音大使命」,要神的儿女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福音大使命是全方位的,涵盖人类在世上生活的全部,当然包含文化使命在其内。神的儿女从耶路撒冷直到地极,在各民族中传扬福音,直到主耶稣再来,引进新天新地。连受造之物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也在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受造之物盼望等候神的众子显出,使它们也得更新。主耶稣再来之时,就是「万物复兴」(太19:28)完全成就之时。祂必再来,那时就将一切都更新了。(启21:5)

上一篇:吕沛渊: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第一部分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州在哪里有家庭教会堂吗基督改革宗浸信会屠弟兄官方网站 » 吕沛渊: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第二部分 )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